当前位置: 首页 > 优美散文诗 > 正文

【江南】传销协会(小说)

来源: 常识文学网 时间:2022-04-22

按照广告上的说明,我找到了这幢不起眼的小洋房,那个据称是国际著名医药公司中国代理处的机构就设在这里。难以想象“国际著名”的金字招牌会与这样简陋的办公环境联系在一起。沿着陈旧的楼梯登上四楼,我小心翼翼地敲响了一个挂着广告牌的房间的门。

“哪位呀?”门没有打开,却从里面传出了一个女人的声音,好像在战战兢兢地打探着外面的情况。

“是我,前来应聘的人,请开下门可以吗?”我诚恳地报出自己的身份,以免引起某些人不必要的怀疑。

“多大年纪了?”又一个问题飞了过来。

“今年二十五岁,符合你们的条件。”我说。

接着我便听到了房间里响起一阵脚步声,门开了。一个扎着辫子、打着耳环的女孩子出现在我眼前,接着一改先前冷漠的语气,热情地把我迎接进去,随后关上房门。

“请问哪位是张小姐?”我顺口问道。

“就是我呀,我叫张媛媛。你是本地人吗?”

“那不是,不过我在这座城市读大学,毕业以后干了很多份工作,都觉得不顺心,所以……”我忽然发现自己说话说漏嘴了,那些都是不能对公司透露的信息,因为它们可能会由于我的性情或意志力不坚定而淘汰我。

结果已经晚了,我到现在才发现不应该讲这些话,可是怎样才能弥补呢?幸好我从张媛媛的笑脸里看到事情并没有败露,她说:

“你别紧张呀,我也是打工的,又不是这里的老板,不会介意你怎样评价自己的。”

我放心地卸下肩上的背包,想找张凳子暂时坐一下,却发现这个破公司居然简陋得连一张凳子都没有。我大呼上当,这个灵巧的女孩子却迅速地用手捂住了我的嘴。

“轻点,”她说,“不然你的声音会把警察引上来的。”

我不明白她的话,警察上来的,什么意思?难道这是一家非法的公司,是内部偷偷摸摸招兵买马的?我急忙顺着自己的思路回忆起来,当初我是在哪里看到这则具有诱惑力的招聘广告的,是在一条叫做元宝巷的弄堂口的一根电线杆上,难道不是吗?是的,真是在那里,那个和垃圾堆一样肮脏的电线杆,那张比我的手掌更小的广告纸,我怎么就能随便轻信它的话呢?它说自己是国际著名公司那就是国际著名公司呀,老子还是名牌大学毕业的呢,问他信还是不信?

我从那位诚实的女孩子的口中终于了解到这个公司的真相,没想到它居然是一家传销公司。张媛媛说:“我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但是我真的很想跟你说声对不起。我是一个多么自私的人啊,要是别人知道了我的这些事,恐怕以后我就嫁不出去了。不过我也真心希望你们能理解我、宽容我,其实我是迫不得已才这样做的,因为我想活着出去,我还很年轻,并且家里有父母有妹妹,我不想自己这么早就死掉。今天我把你骗到这里,不是为了敲诈你的钱,而是为了依靠你把我救出去。如果救得出,那当然是皆大欢喜;如果救不出,那就可能跟你的前任一样的结果。”

“一样的结果?什么结果?”我不解地问她。

“就是所有人都很害怕的事情:死。不过老板允许你选择自己愿意接受的死法,可以用火烧死,可以用开水烫死,可以用刀砍死,还可以从高楼扔下去摔死,或者用电棒电死。不瞒你说,你已经是被我这个电话号码骗到这里来的第六个男孩子了。在你前面的五个人无一幸免,我曾经也像哀求你这样地哀求过他们,希望他们能够尽力将我救出去,可是……可是,也许是那个毛经理太厉害了吧,栽到他手里就没有活路了。”

“看来我现在就得走了,再晚可就来不及了。”我挎上背包,正准备走出房间的大门,不料张媛媛却跪下来哀求我了。

“你不能走,你一走我就完了。”

“为什么?”我问道,“难道你也要我留下来送死吗?”

“不是的,我并非想让你死,而是因为你已经走不掉了。你抬头看看这里的装置,天花板上有摄像头,老板坐在家里就可以看到里面的一切;还有我们房间的外面就装有陌生人撤离报警系统,只要你一走出去,外面的铃声就会响起来,底楼的保安就会把出口的大门锁掉。因此除了跳楼以外,你没有更好的办法使自己逃出去。”

我感到灰心绝望了:“跳楼,不会吧?这样的跳楼不是明摆着送死吗,而且死得比其它任何方式都快。”

“所以你还是选择留在这里好,为了我也为了你自己。”张媛媛说。

正谈话间,外面响起了一阵钥匙转动锁心的声音,一个身材矮小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

“这位就是我们公司的毛经理。”还没等我开口问她,女孩子已经主动向我介绍了,她在前面提到过这个厉害的家伙,原来竟是个五短身材的“武大郎”——我不禁在心里暗自一笑。可是一想到我们的命运还在他手里紧紧握着,我就再也高兴不起来了,不行,得想个好办法从这里逃脱——不仅让我自己,而且还要帮助这位曾经欺骗过我的漂亮女孩子。

“不错,这位小伙子不错。今天刚过来的吗?”毛经理露出虚伪的一笑,然后看着我直接提问。我只是点头示意,在这种陌生僵冷的环境中,我甚至都不愿意和他多说一句话,哪怕是虚伪的客套话。

“小张,把本子拿来给他登记一下。”毛经理朝她呼唤道。

“登记什么?”

“别紧张,就是写一些关于你个人的基本资料,比如说姓名、性别、籍贯、地址、家庭成员等等,填好这张表就说明你已经被我们公司录用了,所以你要积极地配合。”

看来事情已经向不利的方向发展了,我急中生智地向他解释:

“毛经理,看来您是误会了。我过来只是了解一下情况,并没有决定以后就留在这里工作,何况我的条件是否适合贵公司也还不一定呐,所以我看还是先不要填表为好。”

“你怎么能这样断然拒绝呢?我可是一片好意,要知道我们公司可是一家国际著名医药公司,很多人想进还进不来呢!他们有的年纪太大,有的形象气质不好,投放到市场里都会有损公司利益,因此我在和他们见*一次面的时候就把他们淘汰了。唉,如果他们有你一半的形象,我的大门也会向他们敞开啦。”

毛经理自得其乐地说着,唾沫不断地向外飞溅,并且丝毫也不会感到脸红。我伸长脖子转着脑袋朝四面八方巡视了一番,接着问他:

“您说的公司就在这里吗?”

“千真万确。”毛经理说道,“你要相信自己的眼睛,也要相信我们公司的实力。我们这样一家大型的国际公司,是不会对任何一个忠诚于它并愿意为它的发展而奉献青春的年轻人不负责任的。你现在觉得这个地方太小,因为它是总公司的一个分部,或者说是它的一个代理机构,但是它的整个运作方式是和总公司一模一样的……”

我打断了他的话:“能不能冒昧问一下,你们公司的总部在哪里啊?”

“总部嘛……”他想了一想说道,“在北京。你知道北京在哪里吗?就是我们中国的首都啊!”

“我当然知道。我都去过北京,会不知道吗?”我心里很冒火地向他喊道。

“人家是这边的大学生呢,有什么不懂?”张媛媛忽然插进来说了一句。

“噢,原来如此啊。”毛经理忽然像捡到一件宝物似的兴奋起来,“我很喜欢大学生了,有知识有文化又有素养,我们公司今后要取得好的发展,还是缺不了这些人才呀!”

我招架不住这只“老狐狸”的劝说,在招聘表上填写了自己的资料——不过我没有将家庭情况透露出去,担心会对他们造成不利的因素。“好了,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们公司的员工了。”毛经理向我宣布道,不过很遗憾的是我至此都没有知晓这家著名公司叫什么名字,做什么业务。那时候只是很茫然地认识到,我是一台被毛经理遥控在手里的机器,他想怎么玩弄就怎么玩弄。我很担心自己的人身安全问题,或许会像女孩子说的那样被他戕害,或许会像女孩子自己那样被他永远囚禁。

“从明天开始我们就在这里上课,课程的内容我会准备的,你只须带一双耳朵来就可以了。”毛经理一边看我的资料一边随口说,“不过从今天开始你就可以工作了,只要勤奋努力,你会拿到很高的报酬。以前在这里工作的年轻人,干得好的每月很高能拿到两万元。”

见他抬头的一瞬间,我抓住他的目光问道:“我还没有明白我要从事什么工作,还有关于你的报酬怎样兑现?”

“你没明白是吗,那好,我来向你详细地讲一遍。你所要做的工作,很简单,用一句话概括就是发展客户。你可以向你的家人、亲戚、朋友、同学、同事甚至在别的地方认识的一些熟人介绍你在这里工作的情况,你可以说你在这边发展的相当好,每月都拿上万元的薪水,然后把他们拉拢过来,这样你不就有自己的客户了?还有,你向那些熟人描述工作的时候应该尽量讲得轻松点,以便使他们产生一种幻觉,似乎到了这里就可以发财致富,而且不需要什么本钱和技能。记住,你的客户发展得越多,你个人的收入就会越高。年轻人,好好干吧,我相信你的能力和信心,将来你的收入一定会比我还高。”

我想起了一个在这座城市打拼的朋友,他的父亲是人民警察。我需要通过他的帮助把自己救出去,于是我跟张媛媛秘密商量了这件事,并决定由我通过电话把那位叫大木的朋友骗过来。我拨通了他的手机,大木在那头有说有笑的,也许和他的女朋友玩得正开心。我实在不忍心说出欺骗朋友的话,可是为了能逃脱这个禁地又不得不说。很后思考了许久,才讲出一句保守的话。

“大木,你现在混得还好吧?”

“还行,每月一千多块钱。怎么,你想我了?”

“是啊,想你了。我这里有个赚大钱的机会,你愿意过来看看吗?”我说出挑战性的一句话。

“好啊,是做什么工作的,我符合条件吗?”

“我看一定符合的,那好,先过来再说好吗?”我告诉他自己所在的位置,具体的公司名称我也不知道。

“好,我马上和桃子过来。”他兴奋地回答道。

当天晚上大木和桃子就出现在我的面前,桃子是他的女朋友,他们交往了至少有三年时间,可是至今还没有像其他恋人那样同居过。具体原因我不是很清楚,估计是桃子父母的“高压政策”——为了避免女儿未婚先孕的尴尬局面。于是我这位付出过真爱的老朋友只能在她面前表现得忠诚起来,他一不花心二不乱发脾气,什么事都顺着他的女孩,遇到有危险的地方他还独自担当,宁可牺牲自己也不愿让桃子伤一根毫毛。这种纯真的爱情曾深深感动了我,也感动了我身边的其他朋友。早知道这样,我就应该在电话里说清楚,叫他不要把桃子带过来,以免发生意外的事情。可是现在两个人都已经来了,我再说那句话也显得事过境迁,还是假装不知道为好。

我非常愧疚地走上去跟大木聊了几句话,然后张媛媛把一张招聘表扔到他们面前,向他们讲了这里的工作情况——和毛经理曾向我介绍的差不多,只是她多说了一些真实的细节,她也不想这对恋人上当受骗,只是环境逼迫着她要这么做。此时毛经理已经离开房间了,我难以想象他在这里从事的是一种怎样的劳动——既不是股东也不为股东负责,既像个无辜者却还要残害其他更多的无辜者。

“原来这竟是个传销公司啊!”聪明的大木赶忙喊起来,桃子吓了一跳,如同听到了一则死人的噩耗。我急忙跑过去拦阻他的喊声:“你知道就行了嘛,不要高声喧哗。这里到处都是摄像头和窃听器,你的呼喊只会对我们的处境更加不利。”

“既然你知道是传销公司,为什么还要把我骗到这里来啊?”大木边说边气愤地拉住我的衣服。我能够理解他的举动,换作是我遭受朋友的诱骗,心里可能比他更气愤。于是我向他解释说:

“你爸爸是警察嘛,我想通过你让他帮助我们逃出去。”

“那你直接喊我过来就是了,为什么要连累我的女朋友呢?”大木说着呜呜地哭起来,“人家可是女孩子,我要对她负责的,让她到这种地方来你甘心吗?出了事我怎么向她的父母交代?呜呜,我心爱的桃子呀……我可怜的桃子呀……”

听到大木的哭声,张媛媛的眼眶也湿润了。她说:“好感人的一对情侣啊!要是能找到这么关心我的男孩子,就算明天就死我也值得啊。”接着她轻轻地对大木和桃子说:“对不起,我也是没有办法,想让你们来帮帮我。要是我早一天知道你们如此恩爱,就算一辈子走不出这幢大楼,我也不会把你们骗过来的。”

桃子扑上去抱住了她:“小妹妹,你也很可怜啊,我不怪你,我们不怪你。”

张媛媛说:“大木的爸爸是警察对吗?那你们现在就可以报警了,不然到明天上了毛经理的洗脑课后,你们就会变成另外一个人,到时候警察来了都没用呢!”

大木给他父亲打了电话,可是奇怪的是我们居然连自己的方位都说不出来。我明明记得自己来的时候是走一条很熟悉的道路,而且转了几次弯,看过几次路标好像都还有印象,怎么突然一下子脑海里就空空一片了。大木也迷惘得很,他说刚过来的时候总觉得在自己的故乡行走,闭着眼睛也能把它分辨出来;现在忽然又感觉从国外刚回来似的,对通往这里的路径已无法指认出。他的父亲得知我们几个人的情况后异常着急,在电话那边发出惊慌的说话声,可惜也不能马上就赶到这个“禁闭地”。

郑州哪里治癫痫病
哈尔滨专治癫痫的医院是哪家
北京专业治疗癫痫病

热门栏目